2020年10月21日

新冠肺炎之外,还有一种传染病不容忽视!

  • 中国新闻社
  • 中国新闻社
  • 2020-09-27 19:00:00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社(CNS1952)

作者:薄雯雯 马佳佳


“当我们投身于重要的新冠疫情防控时,不应停止对抗艾事业的投入、精力和动力”。


艾滋病(AIDS),是由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所导致的传染病。

 

上世纪80年代,艾滋病第一次进入人类视野。由于不可治愈且迅速蔓延世界,艾滋病也被称为“20世纪的瘟疫”。时至今日,这一传染病每年都仍在夺去全球数以万计的生命。

 

眼下,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多地持续肆虐。显然,这一新发疫情正在与世界上多种持久的慢性传染病发生“碰撞与冲突”,而艾滋病正是其中之一。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桑爱玲在接受采访。中新社记者单璐 摄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驻华代表桑爱玲(Amakobe Sande)日前在北京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强调,“当我们投身于重要的新冠疫情防控时,不应停止对抗艾事业的投入、精力和动力”。

 

“全球2020年抗艾目标将无法实现”


在2014年第二十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上,UNAIDS提出2030年终结艾滋病的愿景,同时表示,2020年将力争实现三个90%的防治目标,即90%的感染者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90%已经诊断的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90%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病毒得到抑制。

两年后,联合国各会员国在艾滋病问题高级别会议上通过关于艾滋病问题的政治宣言,承诺共同加大防治艾滋病的努力,到2020年实现一系列具体目标,到2030年结束艾滋病流行。2020年具体目标包括:着力于将全球新感染者人数减少至每年低于50万人,死于艾滋病相关原因的人数减少至每年低于50万人,并消除与HIV有关的污名化与歧视行为。

不过,据UNAIDS今年7月发布的《2020全球艾滋病防治进展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新增大约170万名HIV感染者,是既定目标的三倍之多。此外,全球仅有14个国家实现了上述“三个90%”的目标。由于各国内部和各国之间抗艾进展不均,原定的2020年全球抗艾目标将无法实现。

“的确如此,我们2020年全球抗艾目标将无法实现,而新冠疫情更是带来了致命一击。”桑爱玲对此坦言。

 


UNAIDS供图

 

桑爱玲说:“你能够想象得到,许多国家的卫生工作者与有关医疗服务都将重点转向新冠疫情防控。往常大量感染者每月都会到医院领取维持生命的药物,但现在因旅行限制、医疗资源不足等因素不得不遭到中断。”

桑爱玲以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为例说道,我们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当地艾滋病治疗完全中断6个月,可能在一年内就会额外导致50多万人死亡,“将该地区艾滋病死亡率重新拉回至2008年的水平”。

 

“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


“作为抗艾事业工作者,我们同样关注着这场新冠大流行。显然,新冠病毒与艾滋病病毒两者之间存在差异,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相似之处。” 桑爱玲认为,人类过去40年应对艾滋病所取得的经验教训能够给予新冠肺炎防控四大启示。

 


UNAIDS供图


第一,需要多部门团结协作。桑爱玲指出,“这不是仅靠卫生部门就能解决的问题。你确实需要卫生部门,但与此同时人们失业了、孩子们停课了,所以需要多个不同专业领域部门的协同合作。中国的做法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展现出如何把整个社会、整个政府及其各个部门团结起来,进行真正有效的协调。”

第二,需要社区的力量。桑爱玲表示,当说到勤洗手、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等问题时,人们需要社区机制来确保执行。因为社区组织最了解人们的行动与习惯,“社区工作人员的作用不容轻视”。

 


2018年世界艾滋病日,桑爱玲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中国亲善大使黄晓明探访北京市佑安医院艾滋病检测室。UNAIDS供图

 

第三,需要消除污名与歧视。“当你试图控制一种传染病的时候,你希望每个人都能毫无畏惧地站出来参与。”桑爱玲说,当一些人害怕被歧视时就会处于“地下”状态,无法及时获得服务,这无益于控制流行病。因此,艾滋病病毒应对措施较为成功的国家都有良好的以社区为中心的人权做法。

桑爱玲特别强调,针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污名化与歧视是终结艾滋病的主要障碍。“污名化与歧视无处不在,这是个难题。从我们学到的经验教训来看,人们需要基于事实应对疫情。新冠疫情期间,我们也看到了虚假信息在大流行。这就是为什么和媒体合作很重要,要尽可能多地拿出证据,并以人们能够理解的方式进行传播。必须讲求科学,而不是任凭谣言和阴谋论制造焦虑。一旦人们掌握了如何控制疾病的证据和事实,恐惧就会消失。”

 


UNAIDS供图


第四,需要“人民共享的疫苗”。“我还记得在艾滋病流行初期,许多贫穷国家的感染者因付不起药钱而死去。”桑爱玲说,为了避免悲剧重演,UNAIDS在此次疫情期间提出了“人民共享的疫苗”倡议。桑爱玲表示,“这场疫情大流行告诉我们的是,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当中国宣布自己的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时,我们非常感动。”

 

“中国是全球防艾事业的重要引领者


“中国的艾滋病应对令我感到非常兴奋。我很高兴中国政府和社会团体在努力防控这一传染病时采取了如此坚定一致的行动,而且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 桑爱玲在谈及中国防艾事业时如此评价道。



桑爱玲参加2018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公益跑活动。UNAIDS供图

 

桑爱玲表示,“中国为消除艾滋病母婴传播做了大量工作,已经开启的试点项目进展非常顺利。另外,中国过去一年做了大约2.7亿次艾滋病病毒检测,这一数字无论以任何标准衡量都令人印象深刻。”


专访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中国是全球抗艾事业的重要引领者 来源:中新视频



桑爱玲说,中国是全球艾滋病预防的重要参与者。中国既是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项目协调委员会2019年的主席国,也是全球艾滋病预防联盟的成员之一。中国还加强了在中非合作论坛、二十国集团、2019年可持续发展论坛、全球卫生论坛等多个国际平台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支持。

桑爱玲对中国在联合国框架下对全球防艾事业做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肯定。她说:“中国在国际社会应对艾滋病领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引领作用,不仅减少了本国的新增HIV感染人数,同时也向世界上其他国家分享经验教训并提供资源。”

 


桑爱玲出席2018年艾滋病防治南南合作技术交流与培训开幕仪式。UNAIDS供图

 

桑爱玲还特别提到,在UNAIDS的支持下,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自2017年起每年举办一次艾滋病防治南南合作技术交流与培训班,促进各国在艾滋病防治领域的深入交流与合作。“每年都会有非洲国家和亚洲国家参加,进行为期10天的分享与研讨,这其中有太多讨论令我感到激动、充满能量,因为我认为这些对话能够促进双赢的实现。”她感慨道。

 

“尽早开启全面性教育至关重要”


近年来相关报道显示,中国青少年艾滋病病毒感染增速快,特别是男性同性性传播导致的感染病例增多。桑爱玲对此表示担忧并指出,想要降低年轻人潜在感染风险,最为重要的是推进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

 


桑爱玲2017年10月访问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UNAIDS供图


桑爱玲说:“身为一名家长,我知道真正做到全面性教育是很难的。但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开放的世界里,无法控制年轻人的信息渠道。除非父母、社会与政府站出来,摒弃害羞和退缩,否则我们将难以预防这些年轻人的新感染。”

桑爱玲同时表示,全面性教育尽可能早地开始至关重要。中国已经在大学阶段做了很多非常积极的项目,动员了很多年轻人。“但也许我们需要在更早的时候开始,或许需要从中学开始。全面性教育培养要依据事实、循序渐进地适应年龄和发展水平,而不是一味灌输。重要的是,要努力实践而不是回避这个话题。”桑爱玲强调。

此外,桑爱玲也对校外青年人的感染率感到担心。“我们也需要找到一种结构化的方式将信息传递给他们。哪里是这些年轻人最活跃的地方呢?很可能是网络。”

 

桑爱玲说,“事实上,我看到,中国相关卫生部门去年制定了遏制艾滋病传播的相关实施方案,其中就包括针对青少年人群的宣传教育工程。我们期待再次看到多个部门在应对这一挑战的协同合作。”

 


桑爱玲参加2020年联合国南南合作日庆祝活动。UNAIDS供图

 

在采访最后,桑爱玲表示,“艾滋病是对政府与社会的共同挑战。我们与政府、社会团体、公共部门、私营部门、学术界合作,携手各方,以确保大家都在齐心协力终结艾滋病,这就是UNAIDS所发挥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