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日

从新冠肺炎和艾滋病 认识病毒对人类的威胁

  • 中国疾控艾防中心
  • 2020-02-26 19:00:00


2019年底在我国出现的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现在我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这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引起的传染性超强的疾病,短短的2个月的时间已确诊感染人数达 7万多人,2000余人死亡,对我国的经济和社会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抗击疫情,近日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呈逐渐下降,我们已经看到了战胜疫病的曙光。38年前的1981年,在美国发现男性同性恋人群中一种疾病,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由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引起的艾滋病。现在我们从病毒学角度认识一下这两种都是由病毒所引发的严重传染病,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传播途径和防控策略。


从病毒的跨物种传播引发的思考

2019-nCoV是目前已知的第七种可以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除了引起非典肺炎的SARS-CoV病毒和引起中东呼吸综合症的MERS-CoV病毒以外,其他几种冠状病毒(HCoV-NL63、HCoV-229E、HCoV-OC43、HCoV-HKU1)仅仅引起比较轻微的感冒症状。既往的研究显示,由于蝙蝠和老鼠具有独特免疫系统,可以在不发病的情况下和许多病毒共生,是冠状病毒的天然储存库。一些研究发现我国蝙蝠检出的冠状病毒与本次流行的2019-nCoV最相似,全基因序列的相似性在95%以上,所以蝙蝠可能是2019-nCoV病毒的天然储存库。但蝙蝠通常不直接将冠状病毒传染给人类,因为二者至少还有1000多个碱基即几百个氨基酸的差异,要跨越这个种属屏障需要长期的进化才能完成。所以从蝙蝠到人还需要通过一个中间宿主。在2003年的SARS-CoV和2012年的MERS-CoV是分别通过在果子狸和骆驼中间宿主的进化和适应,直到与人的病毒只剩下几个碱基的差异时,才可以感染人并造成人传人的播散的。尽管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目前还不清楚,但目前的调查研究提示很有可能是通过华南海鲜市场或其他市场上的某种野生动物。最新的研究显示穿山甲种群中存在大量与2019-nCoV相似程度更高的冠状病毒,很有可能是2019-nCoV的潜在中间宿主。寻找并确认2019-nCoV的中间宿主,将是今后开展溯源调查研究的重点。查清冠状病毒从蝙蝠这一天然储存库,感染人所依赖的动物中间宿主,不仅可以查明本次流行的起源,还可以预防冠状病毒对人跨物种传播的再次来袭。


(引自Jie Cui等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2019,经作者适当修改调整)

我们知道艾滋病毒(HIV)是大约100年前通过跨物种传播,从灵长类动物的SIV传播给人的。更精细的溯源分析显示,在人类引起广泛传播的HIV-1 M组和N组病毒来源于黑猩猩的SIV病毒。而HIV-1的O组和P组病毒以及HIV-2型病毒则来源于大猩猩或非洲叶猴等其他灵长类动物的SIV病毒。也就是说,艾滋病也是SIV多次跨物种传播进而导致人传人的病毒性传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