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6日

为艾滋病患者谋药 为祖国谋才

  • 新浪新闻
  • CHAIN
  • 2019-06-24 21:10:00

        一直以来,α-干扰素是全球治疗乙肝、丙肝和艾滋病等疾病的关键药物,挽救了无数病人的生命。这项研究背后的关键人物,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医大学教授孔祥复。

    近日,孔祥复因病医治无效,在重庆逝世,享年76岁。

    获悉这个消息,记者脑海中立即涌现出多年前与孔祥复“擦肩而过”的那一幕。那次在位于重庆的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采访,正巧路过孔祥复的办公室。本想进去拜访一下,但他没在。陪同的人员对记者说:“孔院士太忙了,不是去参加各种会议,就是在实验室,在办公室很难看到他。”

    研制出可用于临床治疗的α-干扰素

    1942年初秋,孔祥复出生于重庆。当时,正值中国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重庆民不聊生、满目苍夷的景象,至今让他记忆深刻。1949年,7岁的孔样复随全家迁至台湾。

    1963年,孔祥复大学毕业后,进入位于美国南方的顶级学府——范德堡大学医学院学习医学。

    “没人会拒绝与优秀的人才为伍,没有治学圣地会将勤奋的学子拒之门外。”面对当时美国对有色人种的偏见,孔祥复下定决定,一定要做出点名堂来。

    在一次采访中,孔祥复回忆道,治学的精神不在于学会,而在于学好。“什么是学好?就是要比别人学得更踏实,知识掌握得更扎实,更具备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钻研精神。”

    1971 年,博士毕业后,不到30岁的他,进入美国罗氏制药公司分子生物研究所,凭借卓越的工作能力和突出的科研成果,成为该研究所生化部高级研究员,后升至生化部主任。

    1981 年,他在全世界第一个研制出可用于临床治疗的α-干扰素,随后获得发明专利并由美国食品卫生管理局(FDA)批准进入临床。如今,α-干扰素已成为治疗乙肝、丙肝和艾滋病等疾病的关键药物。

    1986年,凭借在前沿科研领域取得突破性的科研成果,孔祥复成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生化生理实验室主任。1997年,他被评为NIH十大优秀实验室主任,1998 年获得NIH杰出成就奖。

    誓为祖国生命科学发展奉献终身

    从小,孔祥复的父母就教导他要“叶落归根”“精忠报国”。

    在NIH工作期间,他所在的实验室招收了许多来自中国的研究生。他常对这些来自祖国的年轻精英说:“学成回国后,一定要为祖国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心力。”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回国后成为中国生命科学领域的科研骨干,有的甚至成为两院院士。

    在美国时,孔祥复一直关注国内的医学科学发展。在他看来,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国内的医学发展突飞猛进,软硬件条件都在向国际一流水平迅速靠近。

    1997年,香港回归,孔祥复再也坐不住了。他开始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国内的医学发展状况和研究机构情况。当时,香港大学的分子生物研究课题和实验室正处在起步后的快速提升阶段,急需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科学家来助实验室实现跨越发展。

    孔祥复欣然接受了香港大学的工作邀请。孔祥复的归国,让很多友人感到不解,他们劝告孔祥复,“你在美国已是这么有名的研究单位的主任了,许多人一辈子辛辛苦苦打拼,可能都得不到这样的地位,而你就这样轻易放弃,真是太可惜了。”但孔祥复说:“美国再好,那也是别人的国家。我是中国人,现在我能够真正为自己的国家奉献才是最主要的,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孔祥复更想回到的,是自己的故乡重庆,他想在那里开展自己的工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孔祥复结识了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教授卞修武。

    了解卞修武团队的科研水平后,孔祥复对卞修武说:“你们有那么好的硬件设施、患者依赖度又这样高,你们的研究不用跟着国外走啊。你们应该走自己的原创性科研道路,依托临床治疗优势,成果将是空前的。”

    经过进一步深入了解,孔祥复决定加入卞修武的科研团队。

    2010年11月5日,这是孔祥复铭记一生的日子。这一天,他跨越半个多世纪的归乡梦终于实现了,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举办了隆重的引进仪式,正式聘任他为该院病理研究所终身教授、西南癌症中心名誉主任。

    科研之外,孔祥复还把很多精力都放在培育祖国生命科学领域的后备力量上。他不仅自己指导年轻学者,还多次在公开场合为人才队伍建设建言献策。

    正如一篇文章中写的那样,“孔祥复的理想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趁自己还有精力,为国家的生命科学事业培养更多的人才。”

    生于重庆、长于台湾、成于美国,最终落叶归根。生命最后的这些年里,孔祥复担任了国家973计划肿瘤干细胞项目学术顾问,为实现肿瘤的早诊早治贡献了自己的智慧。

    前几年,孔祥复由于长期劳累,曾两度中风。虽然行走有些不便,上下台阶时需要他人搀扶,但他却说:“我的精力依然很充沛。只要我不倒下,就要一直干。我要为祖国生命科学更快发展尽一份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