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8日

艾滋病免费药品名录十余年未更新,防治挑战仍不小!

  • 央视新闻周刊
  • CHAIN
  • 2018-07-02 11:14:21

艾滋病传播重灾区:从“毒品”转向其它领域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此前的公安部会议上,“坚决打赢新时代禁毒人民战争”的提法引人关注。自2005年起,中国进行了四轮大规模禁毒行动,名为“禁毒防艾人民战争”,今年起,第五轮“新时代禁毒人民战争”即将打响,“禁毒”和“防艾”分开成为更独立的个体。



1995年,凉山州发现的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是一名吸毒人员。注射毒品曾是艾滋传播的重要渠道,随着新型毒品的演变、禁毒力度的加大,这种传播在减少。但艾滋病作为毒品的“后遗症”之一,并未消失,甚至影响了下一代。

吴尊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中国的艾滋病流行,最早就是吸毒。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几乎95%以上都是吸毒传播。针对吸毒传播艾滋病,中国政府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到现在的话,吸毒导致艾滋病的传播,在新报告的数据只有4%不到。



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2017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目前查处的毒品主要是冰毒、氯胺酮即K粉等新型毒品,虽然注射类毒品数量下降,但艾滋病传播风险依然存在,这也对未来的防艾工作提出新的要求。

吴尊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新型毒品也带来了艾滋病传播的新问题。性传播由于新型毒品的使用,使得性滥的行为更加普遍。我们做了一项研究发现,使用新型毒品和不使用新型毒品艾滋病的风险要差两倍到三倍,这个是它新的联系方式,也是新的传播特征。

中国每年为数千万名进行无偿献血、术前检测和孕产期检查等的普通人群提供艾滋病病毒检测,建立起全球最大、覆盖最广的艾滋病实验室网络之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艾滋病病毒检测量占全球检测总量的三分之一。这种综合性治理不但对中国,对全世界都有帮助。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称,“中国在终止艾滋病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母婴阻断:艾滋病人的生育权



怀孕六个月的王女士,忽然得知,自己被丈夫感染了艾滋。最让她害怕的是,她所期盼的无辜新生命是否也会被感染?王女士若把艾滋病毒传染给孩子,这便是母婴传播,艾滋病三种传播途径之一。

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统计,艾滋病病毒感染儿童中,90%以上是由母婴传播获得。如果母婴传播被阻断,便能有效防止艾滋病二代传播。陷于无助的王女士绝处逢生,她被告知,母婴阻断不仅可实现,而且该技术还很成熟。


孙丽君 北京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门诊主任

预防这个孩子感染,给她制订合理的抗病毒药物,同时督导她按时服药,定期来随访。我们还有专门的爱心家园的团队,给她心理方面的支持。孩子出生以后最麻烦的,就是给孩子督导它服药,还有孩子来随访。



服用抗病毒药物以阻断母体传染源,选择适当的分娩和喂养方式,在医院严格把关治疗下,王女士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孩子。直到挨过了孩子一岁半窗口期且孩子被确诊HIV阴性时,她悬着的心才真正落地,她觉得自己灰暗的人生获得了新生。



2001年,国际社会迅速增加对中国艾滋病防治投入,母婴阻断等先进技术和理念同时被引进国内。此前,美国等欧美国家便开始了对母婴传播从产前、产中、产后的全面干预。17年的母婴阻断项目,从试点启动开始,中国走过了从地区到覆盖全国,再到如今整合预防艾滋病、梅毒和乙肝母婴传播三种疾病的历程。目前,中国的艾滋病母婴传播率,已由工作开展前的34.8%降至2016年的5.7%。中国向国际社会贡献有效经验的同时,还将力争于2020年实现儿童“零艾滋”目标。


艾滋病救命药:用得起,用的好?



在我国,70多万艾滋病感染者,药品的90%都来源于国家设立的免费药物名录,由财政资金划拨的专项资金进行支付,然后免费发放给患者。艾滋病患者群体,需要终身服药,他们的用药现状,却是我国艾滋病免费药品名录从2004年制定之后,已经十多年没有新增药物。

吴尊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艾滋病专项经费,是一种谈判协调,最后通过艰苦努力达成的一个价格。购买艾滋病治疗药90块钱一瓶,纳入医保,药企提价,就变成了490,就是五倍。还有好多的药品,对中国是一种政策,对其它发展中国家是另外一种政策。诊断试剂在非洲,在东南亚其它国家,一份试剂才九美元,也就50块钱。同样的诊断试剂,卖给中国是90美元,到100美元,相当于十倍。

药品价格谈不妥,再加上财政资金支付能力有限,或许就是免费药品名录迟迟不能更新的主要原因。但在近几年,随着患者对自身生命质量要求的提高,包括海南、湖北在内的一些省份,已经将部分最新抗艾药物纳入医保,由患者自行选择。

徐丁 GSK中国企业传播及政府事务部负责人 

艾滋病的新药上市,都是有优先审批的一个通道。实际上中国的艾滋病新药上市跟国外上市的速度并不是差很远。加快免费目录的更新,与国际最新的治疗方案和治疗指南同步,这个可能是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2017年初发布的《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中,已经将“适时调整免费抗病毒治疗药品目录,落实相关税收优惠政策”列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点。让经济条件允许的艾滋病患者能够用上与国际接轨的新药,这只是一个小目标,而让身处老少边穷地区的绝大多数艾滋病患者,能够在国家免费药品名录中获得足以保障健康的药品,才是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要环节。



国家对艾滋病防治工作提出的目标,也沿用了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三个90%”防治目标。


而在向“零艾滋”的目标前行时,像禁毒工作一样,我们依然需要一场全社会参与的人民战争。

吴尊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 

政府的领导组织协调,企业的一些赞助,可以弥补国家财政资金的不足。药企的话,在不增加成本价格的情况下,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药品。同时组织发动社会做宣传,减少更多的人被感染。最后目的就是控制艾滋病让艾滋病不成为威胁我们健康的一种严重疾病。

白岩松

其实中国防控艾滋病的现状,跟很多年前我们曾经担心的局面比较起来,轻微得多。这就是防控工作开展得好最大的收获。防控工作做得好,并不会立即见到好的效果,但防控不好,却立即会看到糟糕的恶果。目前的艾滋病防控,由于涉及到人们的文化、观念,行为习惯,以及社会上的歧视,还有药品的研发价格以及相关的治疗等,挑战依然不小。所以,真不是松口气的时候,零艾滋只是目标,但是实现这个目标却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有太长的路要走。
点击观看本周视点:《阻断“艾”情》